巴菲特终身合伙人芒格《穷查理宝典》精华


​​查理芒格93岁了,仍然奋斗在投资一线,他是一个智者,以下是书中精华:

1、爱读书,到哪都拿一本书,始终坚信:那我就自己来吧。通过读书,不断完善自己的,多元思考模型。不能一种思维模式,多种思维模型。
2、谦虚,永远认为自己天分一般,要不断学习和改变。
3、简朴,一般人生活即可,别浪费。
4、幽默感,幽默的解决生活中的问题,一个人大脑中没有数学概念,你就像一个独腿的人。概率论、复利等等。
5、坚毅和勤奋。
6、多元思维模型解释这个世界,必须知道多个学科的多个理论,任何事物都与其它事物有普遍关联性。历史学、心理学、生理学、化学、数学、经济学、物理学、生物学,都是自己读书学习得来的,重要学科的重要理论,比如:所有物种进化都是自下而上竞争出来的,这就是进化论得来的,生物学思维。

几十种思维模型,思维爆炸复合效应,更宏大的效应,也就是底层模型、底层逻辑、底层规律。最重要思维:数学(复利,排列组合、代数),会计学,工程学,生物学,心理学。
7、投资的问题:

①能力圈分类,只做能力圈内的事:可以投资的,看懂也不能投的,完全不懂的。要努力扩大能力圈。

②耐心,一辈子投个三四次就够了,长期持有,不要乱来。买股价公道的杰出企业比买入股价低估的普通股更好。坚定,拿的住。

③相信投资清单,列出必须关注的点,根据原理添加项,资金的机会成本和其它更好的机会。
8、最底层的东西是道德:正直和诚实,一些事情绝不做,不坑人,总说真话就不用记住以前说的谎言,诚实是最好的策略。给自己保持一个好名声。
9、年轻人的建议:

①规避错误:吸毒、嫉妒、怨恨、没长性反复无常、不吸取他人的教训、不学习不读书、意志消沉、一蹶不振、尽可能的非理性

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要卖你自己不买的东西

③别为你不尊敬的人工作

④活在家人和朋友的爱中,别期望太高。
10、对人类心里判断:推崇影响力这本书,人类误判心理学:

①激励对人的影响,奖励和惩罚机制;考虑对方出于什么目的;

②避免不一致性,通过发誓,使得言行一致;

③回馈倾向,你为我做一点事我就为你做点事,各让一步的倾向,所以先提很高的要求,再退一步就容易达成一致,吃人手短,帮他一个忙;

④简单联想倾向,帮别人太大则会成为大敌人,因为不想见到他;

⑤自己认为自己好的倾向;

⑥厌恶剥夺的倾向,人们最讨厌是失去和剥夺,这是特别是股市不愿意割肉的原因;

⑦社会认同倾向,不知道为什么时,随大流,希望获得社会整体价值观的影响;

⑧压力影响倾向,所有人知道的事情都只是大家都知道的表面原因,巴普洛夫实验,要想改变一个狗的性格,只需要给它足够大的压力就可以,重压之下性情大变,洗脑的方法;

⑨权威影响错误倾向,大人物会影响其他人的表现,说砖家说的就好像是对的;

⑩重视理由倾向,布置任务应该说明理由,有为什么才能做好,给理由就好做事

查理芒格的普世智慧—《穷查理宝典》精华整理

 与其盯着记分牌,不如盯着训练场

  B003:投资观念

  本周重读了《穷查理宝典》,这次读比一年前读感受更深了些,我感觉通过这次深度阅读,查理的很多思想和智慧已经打入了我的体内。查理有个很大的优点是乐于分享,事实上这是投资大师们共有的优点,于是我也想着把这本书的精华整理出来,分享给大家,同时也算是对经典书籍的一个存档。

  查理芒格作为巴菲特几十年的搭档,在投资思想上对巴菲特也有很大的影响。他们也算是很有缘分的一对大师,从同一个地方成长的老乡,到后面的投资岁月里惺惺相惜,非常难得。在投资的路上,他们相互影响。早期,查理受巴菲特影响多些,等查理真正进入这个领域后,提出了很多与格雷厄姆不同的观点,并且深刻影响了巴菲特,使巴菲特投资重点从低估值的差公司转向寻找合理估值的优秀公司。

  这本书看起来是说投资的,其实里面包含了大量的普世智慧。这是查理独到的地方,他总是将普世的智慧与投资紧密联系在一起,在他眼里,投资和人生相辅相成。

  如果用一句话概括查理这个人,我应该会说的很长:他是一个严格自律、节俭、兴趣广泛、热爱学习、喜欢阅读、诚实、客观、理性、善用逆向思维和多元思维模型联系地看问题和解决问题的人生大师。

  在查理的众多思想精华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下面几点:

  1、反过来想,一定要反过来想

  几乎所有的大师都主张在投资领域要逆向思维,但是很多大师都只是把逆向思维应用于投资,而查理则充分运用在生活中。在查理这里,逆向思维表达为“反过来想,一定要反过来想”。

  查理思考问题总是从逆向开始:如果要明白人生如何才能得到幸福,查理首先会研究人生如何才能变得痛苦;要研究企业如何做强做大,查理首先研究企业是如何衰败的;大部分人更关心如何在股市投资上成功,查理最关心的却是为什么在股市投资上大部分人都失败了。他的这种思考方法来源于下面这句农夫谚语中所蕴含的哲理:我只想知道将来我会死在什么地方,这样我就永远不去那儿了。

  2、保持客观,远离偏见

  保持客观其实是很难的,查理说。近代很多第一流的专家学者能够在自己狭小的研究领域内做到相对客观,但一旦离开自己的领域不远,就开始变得主观、教条、僵化,或者干脆就失去了自我学习的能力,所以大都免不了瞎子摸象的局限。

  保持客观最大的障碍是人性的各种固有偏见。菜根谭有一句说“涉世深,机械愈深。”只要是在社会上有一定经历的人,都会带着各种偏见看问题。书中,查理重点提到了意识形态偏见、动机偏见和锤子倾向。其实还有很多,例如身份立场产生的偏见,先入为主产生的偏见等等。

  关于意识形态偏见,查理举了巴菲特的例子:沃伦敬爱他的父亲——那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但沃伦的父亲有强烈的意识形态偏见(正好是右翼的意识形态),所以跟他交往的都是些意识形态偏见非常严重的人(自然都是右翼分子)。沃伦在童年时就观察到这一点。他认为意识形态是危险的东西,决定离它远远的。他终生都离意识形态远远的。这极大地提高了他认知的准确性。

  独立思考是保持客观的有效方法,市场经常是带有严重偏见的,并且市场经常是人云亦云的。“惟有在童话中,皇帝才会被告知自己没穿衣服”。客观和理性的态度需要独立思考。记住,你是对是错,并不取决于别人同意你还是反对你,惟一重要的是你的分析和判断是否正确。养成独立思考的能力是成为投资大师和人生赢家的必备品质。

  3、多元思维模型

  大多数人都只使用学过的一个学科的思维模型,比如说经济学,试图用一种方法来解决所有问题。正如谚语说的:“在手里拿着铁锤的人看来,世界就像一颗钉子。”这是处理问题的一种错误方法。”

  查理的投资方法和大多数投资者所用的较为粗陋的系统完全不同。查理对他要投资的公司的内部经营状况及其所处的、更大的整体“生态系统”作全面的分析。他将他用来作出这种评估的工具称为“多元思维模型”。它借用并完美地糅合了许多来自各个传统学科的分析工具、方法和公式,这些学科包括历史学、心理学、生理学、数学、工程学、生物学、物理学、化学、统计学、经济学等。查理采用“生态”投资分析法的无懈可击的理由是:几乎每个系统都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所以若要理解这样的系统,就必须熟练地运用来自不同学科的多元思维模式。

  查理的脑子就从来没有任何学科的条条框框。他的思想辐射到事业、人生、知识的每一个角落。在他看来,世间宇宙万物都是一个相互作用的整体,人类所有的知识都是对这一整体研究的部分尝试,只有把这些知识结合起来,并贯穿在一个思想框架中,才能对正确的认知和决策起到帮助作用。

  那么哪些思维模型最可靠呢?查理认为,那些来自硬科学和工程学的思维模型是地球上最可靠的思维模型。工程学的质量控制理论,其基础恰好是费马和帕斯卡的基础数学理论。一项工程的成本这么高,如果你付出这么高的成本,你就不会希望它垮掉。这全是基本的高中数学知识。德明带到日本的质量控制理论,无非就是利用了这些基础的数学知识。当然,工程学里面的后备系统是一种非常有用的思想,断裂点理论也是一种非常强大的思维模型。物理学里面的临界质量概念也是一种非常强大的思维模型。所有这些理论都能在日常生活中派上很大的用场。

  4、终身学习

  与巴菲特相比,查理的兴趣更为广泛。比如他对科学和软科学几乎所有的领域都有强烈的兴趣和广泛的研究,通过融会贯通,形成了原创性的、独特的芒格思想体系。

  前面讲的多元思维模型,其形成的基础恰恰是不断的自我学习、不断地熟悉重要的新学科并掌握这些重要学科底层的思维模型,为我所用。除了锻炼多元思维模型,能力圈的培养也是需要靠学习来实现的。没有谁生来就有能力圈,都是后天学习和培养的,能力圈是一个大与小的问题,能力圈越大,机会便越大,所以每个投资者都需要以终身学习的精神不断扩展自己的能力圈。有些人听了大师的话,固守能力圈,不逾越能力圈,但是他也不去学习和扩展,这显然是对这句话的误读,没有领悟透彻。要想想,如果不学习扩展能力圈,就凭你那点知识面,你能干的事情有几件?

  5、等待绝好机会

  查理说,有性格的人才能拿着现金坐在那里什么事也不做。我能有今天,靠的是不去追逐平庸的机会。

  巴菲特或芒格喜欢用棒球来打比方,泰德·威廉姆斯是过去70年来惟一一个单个赛季打出400次安打的棒球运动员。在《击球的科学》中,他阐述了他的技巧。他把击打区划分为77个棒球那么大的格子。只有当球落在他的“最佳”格子时,他才会挥棒,即使他有可能因此而三振出局,因为挥棒去打那些“最差”格子会大大降低他的成功率。作为一个证券投资者,你可以一直观察各种企业的证券价格,把它们当成一些格子。在大多数时候,你什么也不用做,只要看着就好了。每隔一段时间,你将会发现一个速度很慢、线路又直,而且正好落在你最爱的格子中间的“好球”,那时你就全力出击。

  “你需要看准多少次呢?我认为你们一生中不需要看准很多次。只要看看伯克希尔·哈撒韦及其累积起来的数千亿美元就知道了,那些钱大部分是由十个最好的机会带来的。而那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沃伦比我能干多了,而且非常自律——毕生努力取得的成绩。我并不是说他只看准了十次,我想说的是大部分的钱是从十个机会来的。”

  当沃伦在商学院讲课时,他说:“我用一张考勤卡就能改善你最终的财务状况;这张卡片上有20格,所以你只能有20次打卡的机会——这代表你一生中所能拥有的投资次数。当你把卡打完之后,你就再也不能进行投资了。”他说:“在这样的规则之下,你才会真正慎重地考虑你做的事情,你将不得不花大笔资金在你真正想投资的项目上。这样你的表现将会好得多。”

  6、集中投资

  集中投资是等待并发现了好机会后的具体行动。好的投资项目很难得,所以要把钱集中投在少数几个项目上。投资界有98%的人并不这么想。而查理一直以来都是那么做的。

  查理说,如果你把我们15个最好的决策剔除,我们的业绩将会非常平庸。你需要的不是大量的行动,而是极大的耐心。你必须坚持原则,等到机会来临,你就用力去抓住它们。

  这些年来,伯克希尔就是通过把赌注押在有把握的事情上而赚钱的。过去几十年来,我们经常这么做:如果某家我们喜欢的企业的股票下跌,我们会买进更多。有时候会出现一些情况,你意识到你错了,那么就退出好了。但如果你从自己的判断中发展出了正确的自信,那么就趁价格便宜多买一些吧,诱人的机会总是转瞬即逝的。

  真正好的投资机会不会经常有,也不会持续很长的时间,所以你必须做好行动的准备。

  7、投资优秀企业

  他有个著名的观点:“(购买)股价公道的伟大企业比(购买)股价超低的普通企业好。”巴菲特经常说,是查理让他更加坚信这种方法的智慧:“查理很早就懂得这个道理,我是后来才明白的。”

  巴菲特说:“本杰明?格雷厄姆曾经教我只买便宜的股票,查理让我改变了这种想法。这是查理对我真正的影响。要让我从格雷厄姆的局限理论中走出来,需要一股强大的力量。查理的思想就是那股力量,他扩大了我的视野。至少在两个重大问题上,查理帮我指出了我思维上的盲点,如果不是他的帮助,我现在还在从猿到人的进化过程中慢慢爬行。”查理的睿见帮助巴菲特摆脱纯粹的本杰明·格雷厄姆式投资,转而关注一些伟大的企业,比如《华盛顿邮报》、政府职员保险公司(GEIGO)、可口可乐、吉列等等。巴菲特50年来在不同的场合反复强调,查理对他本人和伯克希尔的影响完全无人可以取代。

  8、重视常(非常)识

  得到系统的常(非常)识——非常基础的知识——是一种威力巨大的工具。电脑带来的危险非常多。人们计算得太多,思考得太少。拥有常识不但意味着有能力辨认智慧,也意味着有能力拒绝愚蠢。如果排除了许多事情,你就不会把自己搞得一团糟。

  我们看很多书。我认识的聪明人没有不看很多书的。但光看书还不够:你必须拥有一种能够掌握思想和做合理事情的性格。大多数人无法掌握正确的思想,或者不知道该怎么应用它们。你拥有的基本知识越多,你需要吸取的新知识就越少。那个蒙上眼睛下棋的家伙(他是个象棋大师,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开年会那个周末赶到奥马哈展示他的棋技,蒙上眼睛同时跟好几个人对弈)——他拥有关于棋盘的知识,这使他能够那么做。

  9、芒格谈格雷厄姆:

  查理认为:格雷厄姆的理论最厉害的部分是“市场先生”的概念。格雷厄姆并不认为市场是有效的,他把市场当成一个每天都来找你的躁狂抑郁症患者。有时候,“市场先生”说:“你认为我的股票值多少?我愿意便宜卖给你。”有时候他会说:“你的股票想卖多少钱?我愿意出更高的价钱来买它。”所以你有机会决定是否要多买进一些股票,还是把手上持有的卖掉,或者什么也不做。

  在格雷厄姆看来,能够和一个永远给你这一系列选择的躁狂抑郁症患者做生意是很幸运的事情。这种思想非常重要。例如,它让巴菲特在其成年之后的一生中受益匪浅。然而,如果我们只是原封不动地照搬本杰明·格雷厄姆的经典做法,我们不可能拥有现在的业绩。那是因为格雷厄姆并没有尝试去做我们做过的事情。

  例如,格雷厄姆甚至不愿意跟企业的管理人员交谈。他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最好的教授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格雷厄姆也一样,他想要发明一套每个人都能用的理论。他并不认为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跑去跟企业的管理人员交谈并学到东西。他还认为企业的管理人员往往会非常狡猾地歪曲信息,用来误导人们。所以跟管理人员交谈是很困难的。

  我们起初是格雷厄姆的信徒,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慢慢地,我们培养起了更好的眼光。我们发现,有的股票虽然价格是其账面价值的两三倍,但仍然是非常便宜的,因为该公司的市场地位隐含着成长惯性,它的某个管理人员可能非常优秀,或者整个管理体系非常出色等等。一旦我们突破了格雷厄姆的局限性,用那些可能会吓坏格雷厄姆的定量方法来寻找便宜的股票,我们就开始考虑那些更为优质的企业。顺便说一声,伯克希尔·哈撒韦数千亿美元资产的大部分来自这些更为优质的企业。

  除了上述重要思想外,查理还有很多零星语录,也很值得思考,罗列如下:

  区分价值和价格、过程和行动、财富和规模。

  记住浅显的好过掌握深奥的。

  成为一名商业分析家,而不是市场、宏观经济或者证券分析家。

  保持耐心,从心里克制人类天生爱行动的偏好。

  “复利是世界第八大奇迹”(爱因斯坦),不到必要的时候,别去打断它。

  不断地挑战和主动地修正你“最爱的观念”。

  正视现实,即使你并不喜欢它,尤其当你不喜欢它的时候。

  别因为过度关心细节而忽略了显而易见的东西。

  千万要排除不需要的信息。

  直面你的大问题,别把它们藏起来。

  我认为,你每次看到EBITDA(即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利润)这个词汇,你都应该用“狗屁利润”来代替它。

  问:为了理解宏观的经济环境,你通常关注哪些宏观的统计数据呢?或者说你觉得哪些数据比较有用呢?答:我觉得都没有用。我只是密切关注伯克希尔的各家子公司,常常阅读商业报纸和杂志而已,由此我能接触到大量宏观层面的东西。我发现我只要这么做,就足以了解宏观层面正在发生什么情况了。

  衍生品系统简直是神经病,它完全不负责任。人们以为的固定资产并不是真正的固定资产。它太复杂了,我在这里没办法说清楚。但你无法相信涉及的金额达到几万亿美元那么多。你无法相信它有多么复杂。你无法相信衍生品的会计工作有多难你无法相信人们对企业的价值和清算能力的一厢情愿的想法会产生多大的激励作用。

  大量的人很荒唐地死抱着错误的观念不放。凯恩斯说:“介绍新观念倒不是很难,难的是清除那些旧观念。”

  这些年来,我们总是试图弄清楚一个问题,为什么某些市场的竞争在投资者看来比较理性,能给股东带来很多收益,而有些市场的竞争却是破坏性的,摧毁了股东的财富。如果是像机票这样的纯粹商品,你们能够理解为什么没人能赚钱。我们坐在这里也能想像得到航空公司给世界带来的好处——安全的旅游、更丰富的体验、和爱人共度的美好时光,等等。然而,自从雏鹰号首航(注:世界上第一次成功载人飞行)以来,这些航空公司的股东净收益却是负数。航空业的竞争太过激烈,一旦政府管制放松,就会严重损害股东的财富。然而,在其他领域,比如说麦片行业,几乎所有大公司都赚钱。如果你是一家中等规模的麦片制造商,你也许能够赚到15%的利润;如果你非常厉害,也许就能够赚到40%。在我看来,麦片厂商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它们有很多促销活动,派发优惠券什么的,但为什么还能赚那么多钱呢?我无法完全理解。很明显,麦片行业里存在着品牌认同的因素,这是航空业所缺乏的。这肯定是(麦片行业如此赚钱的)主要原因。

  市场是否有效:相当有意思的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之一竟然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大股东,自从巴菲特掌管伯克希尔之后不久,他就开始投钱进来。他的教科书总是教导学生说股市是极其有效率的,没有人能够打败它。但他自己的钱却流进了伯克希尔,这让他发了大财。所以就像帕斯卡在那次著名的赌局中所做的一样,这位经济学家也对冲了他的赌注。顺便说一声,我给那些信奉极端的有效市场理论的人取了个名字——叫做“神经病”。那是一种逻辑上自洽的理论,让他们能够做出漂亮的数学题。所以我想这种理论对那些有很高数学才华的人非常有吸引力。可是它的基本假设和现实生活并不相符。

  一般来说,把赌注押在企业的质量上比押在管理人员的素质上更为妥当。换句话说,如果你们必须作选择的话,要把赌注押在企业的发展前景上,而不是押在管理者的智慧上。

  说到心理学,我的资格远不如平克。实际上,我从来没上过一节心理学课。然而,我的结论跟他的差不多——许多心理学教材虽然不乏闪光之处,但大体上都是垃圾。实际上,只要看看心理否认就够了。德摩斯梯尼(注:古希腊伟大的演说家)就说过:“一个人想要什么,就会相信什么。”嗯,德摩斯梯尼是对的。

  如何对付错误和那些改变赢面的新情况,也是你们必须掌握的知识之一。生活有时候就像扑克游戏,有时候你们即使拿到一把非常喜欢的牌,但也必须学会放弃。这时候,“剥夺性超级反映综合症”也会出现:如果不再投入一点,你们就要前功尽弃啦。人们就是这样破产的——因为他们不懂停下来反思,然后说:“我可以放弃这个,从头再来。我不会执迷不悟下去——那样的话我会破产的。”

  有些人虽然比你更有学问,但在他的认知明显受到激励机制引起的偏见或者某些相同的心理因素影响时,你必须有自信推翻他的结论。但有时你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能力有限——你最好的办法就是信任某位专家。

  这个例子表明从事律师业的问题之一。在很大程度上,你不得不跟一些非常低劣的人打交道。当律师能够赚很多钱,大部分归功于他们。就算你的客户是个品德高尚的人,你要帮他应付的对手也往往是非常低劣的家伙。这是我不再当律师的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我的私欲,但也是因贪欲带来的成功,我才能够更容易去做一个值得尊敬和理性的人。就像本杰明·富兰克林说过的:“空袋子很难竖起来。”

  如果制度由我来制定,那么对工作压力的工伤赔偿金将会是零——不是因为工作造成的压力并不存在,而是我认为如果允许因工作压力就能够得到赔偿,那么社会受到的损害,将会比少数人真的因工作压力受伤而得不到赔偿的情况糟糕得多。

  达尔文保留着为人客观的习惯,客观是行之有效的方法,就像爱因斯坦所说的,自我批评是导致他成功的四个因素之一,其次为好奇、专注和持之以恒。

  总的来说,嫉妒、怨憎、仇恨和自怜都是灾难性的思想状态。过度自怜可以让人近乎偏执,偏执是最难逆转的东西之一,你们不要陷入自怜的情绪中。